PPP 建产业新城 引发“热土效应”
发布时间:2017-11-14 09:07:05

  眉山市彭山产业新城一年多引入12个项目,总投资42.8亿元

  11月13日,眉山市彭山产业新城园区内迎宾大道、市民中心、中央公园等市政基础设施建设施工现场车来人往,一派繁忙景象。园区党工委书记周荣华正在筹划产业项目的集中开工,“6个项目,全是今年新签约引进的,正在加快推进。”
  去年8月,彭山区政府与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夏幸福”)签约,这是上述企业在成渝经济区实施的第一个产业新城项目。签约至今,产业新城合计签约12个项目,总投资42.8亿元。
  园区管委会主任杨兴弘称,双方合作“渐入佳境”。
 

  不一般的“生意”赢得未来才有收益
  彭山区与华夏幸福以PPP模式合作的彭山产业新城,区域上包括了成眉新能源新材料园区。成眉新能源新材料园区的前身叫成眉石化园区,因布局调整,主导产业优化为新能源和新材料。
  杨兴弘参与和见证了园区的前世今生。“新建一个园区很不容易,区上高度重视,但苦于财力不足。”他说,3年间,彭山区财政在园区投入资金近10亿元,但距设想中的“高点起步”还有很大差距。
  转折点发生在2016年,彭山区引入华夏幸福,将包括成眉新能源新材料园区在内的区域,交由后者开发运营,采用“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的PPP市场化运作机制。
  签约协议建立了双重绩效约束:一方面,政府方构建多方位的绩效评价体系,对华夏幸福已提供各项服务进行考核,并按考核结果确认应向其支付的服务费用,实现PPP模式倡导的“物有所值”和“按效付费”理念;另一方面,政府以财政收入增量部分作为向华夏幸福支付服务费的资金来源。若财政收入不增加,则华夏幸福无利润回报。这种模式既发展了区域经济,又不会增加政府现有财政负担。
  杨兴弘说,尽管看起来减轻了政府压力,但彭山区迈出这一步还是非常审慎,“毕竟要对区域发展负责。”
  华夏幸福在河北固安的实践,坚定了他们的信心。2002年,在廊坊市排名倒数的固安县走出了这一步,2016年,该县经济总量跃居河北省第二位。

  规划团队“顶配”产业招商率先突破
  建设中央公园、市民中心、迎宾大道……园区快速发展的阶段已到来。
  邀请国际一流的城市发展智库——华高莱斯勾画战略蓝图,欧洲顶级规划公司——罗兰贝格绘制产业规划,国内顶级规划机构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易兰为概念规划出谋划策,彭山产业新城的规划团队升格为“顶配”。“一轴一廊三心四组团”的城市规划布局出炉。
  当地居民最关注如何共享发展红利,产业新城给出民生承诺:建设高品质新型社区,就近入学、就近就医,有人员资金保障、有就业促进、有长效收入、有社群活动。
  实现恢宏蓝图,最根本的还是靠产业发展,这也是彭山区看重华夏幸福的原因。该公司拥有4600人的产业发展团队,招商足迹遍布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
  7月,150多名国内外光电显示与智能终端行业的龙头企业负责人和业界专家到园区参观考察,如此规格在成眉新能源新材料园区的发展史上还是第一次。
  杨兴弘碰到一件有趣的事情。有次跟一个上市企业项目签约,华夏幸福来了10个人,其中有6个在区县以上招商局干过“一把手”,“他们产业招商务实且专业”。
  产业聚集突飞猛进:自实施PPP以来,彭山产业新城签约引进12个项目,总投资42.8亿元,其中有7个项目属光电显示产业,还有四五个企业属行业“单打冠军”或“隐形冠军”。

  磨合伙伴关系用服务招揽顶尖人才
  在杨兴弘看来,尽管引入了产业新城运营商,但不等于园区管委会就可以当“甩手掌柜”,PPP模式成功的关键恰在于政府与企业融洽的伙伴关系。
  “由于在四川没有可借鉴的成熟经验,这一年我们双方之间反复研究、争论,目的都是为了把路走通。”杨兴弘说,如何招投标、验收、结算等都是面临的新课题。
  但有一点,双方最早形成共识:做好对企业的服务工作。
  国家“千人计划”创新人才刘先兵感受尤为深刻。他执掌的苏州珂玛材料技术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液晶平板显示器、半导体等生产设备中先进陶瓷材料的研发和生产。为引进刘先兵,园区和华夏幸福专门成立领导小组,承诺全程为企业代办工商注册等手续。同时,华夏幸福还为珂玛量身定制厂房,先租后售。
  珂玛材料项目预计2018年8月建成投产,产品一旦量产,将打破发达国家在平板显示器及半导体产业高端制造设备关键零部件上的垄断。
  不仅刘先兵,一年来彭山产业新城共引进国家“千人计划”人才3名、海归博士5名。一大批高端科技项目领军人才的聚集,填补了眉山市无国家“千人计划”人才的空白。
  “我们的目标是用5年,进入眉山13个重点园区的第一方阵。”杨兴弘认为,这个目标也许会提前。
信息来源: 四川日报